李世民带着人走到了举办宴会的大殿,走进去顿时是愣住了。

        这个宴会,似乎是有些不一样啊。

        啥里面一个案桌也没有?

        “什么回事?”李世民不由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圣人,殿下说了,今天来的人太多了,故而这宴会就要在露天举行。”一名内侍赶忙走了过来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啥?”李世民不由双目一瞪,说道:“室外?这什么可以?”

        “是啊,岂有此理,这魏王泰胆子也太大了,什么能够室外呢?”萧瑀忍不住的站出来说道:“这真是无礼之至!”

        “岂可如此?岂可如此,这简直就是欺辱群臣!”

        “陛下,在室外用餐,有辱皇室的威严也!”

        “正是如此,正是如此!”

        “……”

        萧瑀王珪为首的人,又开始闹腾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圣人,青雀做啥,自然是有他的道理的,不如咱先过去看一看,然后再下结论如何?”长孙无忌微笑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他相信,在这个时候,李泰是绝对不敢捣乱的。

        毕竟,这一次可是国宴啊,皇帝设宴,谁敢捣乱?

        走到了会场,只见一道身影正在指挥着人,将一个个的桌子椅子排放呢。

        “圣人,父亲,诸位叔伯。”见到李世民和长孙无忌等人来,长孙弥若赶忙走了过来,微微行礼。

        “弥若啊,你这是?”长孙无忌不由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魏王泰呢?

        什么是自己女儿?

        不过,想想也是,魏王泰是什么人?一个懒人。

        宴会的安排,自从长孙弥若入了宫以后,基本上都是她在执行了,虽然说长孙弥若不是魏王妃,但是地位和魏王妃一样。

        “圣人,父亲,今晚的宴会,我们就在这里举行。”长孙弥若微微一笑,说道:“因为此番入宫的人很多,故而只能让大家在露天了。”

        “这高处,乃是我们皇族所在,首位是皇爷爷,而下方则是根据爵位而来,大家一家子的人坐在一起。”

        “至于中间,那就是准备歌舞的地方,这样,所有的人都能够看歌舞,饮美酒了,这样就不用厚此薄彼了。”长孙弥若赶忙解释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此番,妙,妙,妙。”李世民高兴大笑,说道:“青雀此番,放显得我皇族仁德,显得我皇族之大气魄也!”

        李世民高兴的大笑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以往的时候,举行宴会,大多都是男女、王公贵族分开来吃。

        爵位高的,自然能够和李世民一起吃,爵位低的,能够坐在屋檐下就算是不错的了。

        至于女人则是直接在偏殿吃饭。

        原本是喜气洋洋的,结果却是变成了脸吃饭都不能够见面了。

        那还有啥兴趣?

        就算自己能够大出风头,自己的家人也无法见证啊。

        皇室每一次宴会,都少不了比武比文的。

        “好是好,但是这夜晚漆黑,该如何好?”萧瑀不由的问道。

        “这又何妨?我魏王府自然有最好的琉璃灯,无惧风雨。”长孙弥若很是得意的说道:“喏,我魏王府的人正在装灯呢,到晚上的时候打开,整个皇宫一片明亮,就仿佛是白昼一般。”

        一些魏王府的侍从正在拿着琉璃灯装在旁边的杆子上,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琉璃灯,就是一些玻璃灯。

        “魏王府真是大手笔啊。”王珪不由的暗暗感叹了一声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皇后的寝宫。

        长孙皇后正在和一群女人交谈着。

        为首的人不是别人,正是高家的女主人高夫人。

        她是长孙皇后的亲舅母,对长孙皇后也是如同亲女儿一般。

        下方坐着的,还有长孙皇后的长嫂,高夫人的女儿。

        长孙无忌和长孙皇后小的时候,老爹就死了。

        长孙家的人就把他们一家子赶出来,长孙皇后的母亲没办法,只能带着他们回到了高家,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。

        可以说,长孙无忌有今天,高士廉的功劳最大,至于长孙家族,基本上是一点功劳都没有的。

        故而,长孙皇后对长孙家族的人,除了长孙无忌一家外,都没有好感。

        李泰也讨厌长孙家其余的人。

        特么的,小时候欺负我娘,现在我娘发达了,母仪天下了,你们就一个个的来抱大腿,天下那里有那么容易的事情?

        至于高家嘛,还是有点感激的,毕竟高家把我娘养大了,又给我娘安排好了这么好的亲事。

        长孙无忌娶了高家的嫡女,也就是自己的表姐。

        “娘娘,前些日子遇到了鲜于家族的人,他们现在苦啊。”高夫人突然叹了一声,说道:“鲜于家族,原本是贵族,但是现在是……哎!”说着,她又再一次的叹了一声。

        高夫人出自鲜于氏,原本乃是敕勒族,后入了鲜卑族,也是一大族。

        不过,到了唐代,渐渐地没落了。

        “若是能够帮得上忙的,还请舅母出声。”长孙皇后微笑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无他,如今鲜于有女初长成,不如就入了青雀的府中,皇后再跟圣人说说,封个县男给鲜于氏的族长,如何?”高夫人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可。”长孙皇后微笑的点了点头,自己的舅母都这么说了,自己岂能拒绝?

        “大善。”高夫人很是高兴。

        而长孙无忌的妻子听了,更加的高兴。

        鲜于家族的人入了魏王府,对谁最有利?

        当然是长孙弥若了!

        她岂能不高兴?

        一道身影,急松松的走了进来。

        “启禀皇后娘娘,圣人派人来催了,是时候开宴会了。”一名太监走到长孙皇后的身边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如此,我们就过去吧。”长孙皇后很是高兴,牵着李象的手,向着外面走了去。

        众人赶忙跟上。

        ……

        草原的雪,还在刮着。

        真珠可汗一家人坐在王宫之中,正在吃着饭。

        一道身影急松松的走了进来。

        “陛下,大唐那边的新年贺礼送来了。”一道身影走进来,高兴无比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“哦,那都搬进来吧。”真珠可汗微笑的说道。

        自从诞下两个儿子,大唐的贺礼就没有少过。

        逢年过节,都有贺礼,仓库都快要退满了。

        可以说,她现在是整个草原最富有的君王了。

        “走,孩子们,我带你们去看看,你们的父亲给你们准备了什么礼物。”真珠可汗说道。
  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